克里斯·保羅,不再是那個易碎的完美主義者

作者:Dolores    發表日期:2018-05-23 17:28:14

克里斯·保羅說,他一點都不在乎。

什麼西決啦,地板啦,什麼86場季後賽才進入分區決賽的紀錄,還有什麼等待13年終於夙願得嘗,我們這些外人high得飛起,人家保羅自己可根本沒怎麼激動,「有什麼可慶祝的?誰打球是為了這?」

不在乎,不激動,但並不意味着得來很容易。一切並非那麼理所當然。之前在鹽湖城連贏兩場,火箭取得了3比1的領先,所有人都相信保羅不會重蹈當年3比1領先最終被翻盤的覆轍,所有人都知道爵士技不如人又慘遭傷病侵襲,但我們還是低估了爵士的強硬以及籃球之神的幽默感。哈登感冒,打出了本賽季最差的一場比賽;伯克斯騎兵突起,把盧比奧和艾克薩姆的擔子打包一肩挑;還有那個叫多諾萬·米切爾的「小壞蛋」,你真不知道前6投僅2中的他,是從哪兒聚集到的能量,在第三節獨得22分,把比賽硬生生地拉成五五開。 此時,人們關注的目光,難免再次匯集到保羅身上。儘管事後保羅認為贏下這場比賽只是整個過程中的一步,儘管他一點兒都不激動不在乎覺得這樣的勝利根本不值得慶祝,但在當時,他知道自己正受到怎樣的關注,他也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才能率隊突圍,於是他對感冒的哈登說,「看我的。」於是老隊友巴莫特從他眼神中看到了一種東西,「我知道,他要接管一切了。」

接管一切,這個詞,對保羅既熟悉又陌生。在快船的6個賽季,他在無數的比賽中都奉行着「前42分鐘歸你最後6分鐘我來」的方針,卻幾乎從未像今天一樣,拋開所有禁忌和桎梏,出手那些並不合理的投籃。

「42+6」,這是可以寫進控衛教科書的金科玉律,似乎只有這麼做才最合理,只有這麼做,才是無私才值得讚頌才是完美的控衛。唯一不完美的是,這麼做,並沒有讓快船在真正有意義的月份里贏得足夠多的比賽。

所以你看,過去這麼多年,我們和保羅可能都對完美有一些誤會。我們過去所理解的完美是靜態的,所有的那些,團隊,無私,分享,都是靜態的而且絕對的。但你所處的情況,你所遇到的問題,比賽的局勢,對手的策略,卻一直都在改變。以靜態,絕對與固化的完美標準和行為準則,去應對一直在變化的身邊的一切,難免不碰一鼻子灰。這也就是為什麼在上賽季結束後,保羅這樣的控衛之神會遭遇那樣殘酷的負面評價——就像比爾·西蒙斯寫的——聰明的暴君,失意的藝術家,易碎的完美主義者。

在NBA賽場上,真正的完美永遠是流動的,你需要通過閱讀,做出判斷,決定你以什麼樣的方式來對待一場比賽甚至整個系列賽。喬丹完美如神,除了他高高在上俯視眾生的季後賽平均得分,還有他關鍵時刻送給帕克森和史蒂夫·科爾的助攻;微笑刺客之所以能成為這麼多年裏唯一一位率隊奪得總冠軍的控衛,是因為他既能發揮和助推活塞的整體籃球,又能在球隊被逼入絕境時挺身而出,用自己的得分帶領夥伴們走出泥沼,同時也用自己的行動堅定他們的信念。

自刺客的活塞之後,再也沒有以控衛為絕對第一核心的球隊奪得過NBA總冠軍。究其原因,客觀上,控衛受制於身高和力量,攻堅能力多有不足,主觀上,那些頂級控衛,尤其是傳統一號位,他們從來都不覺得自己應該從第一分鐘(哪怕是第四節的第一分鐘)就站出來自己得分,在他們看來,自己身為控衛出手25次以上簡直就是瀆職,是天大的罪過。這主觀上的後一種情況,說的就是之前這些年的保羅。 因此我覺得,火箭和爵士的西部半決賽第5場,對保羅來說最大的意義,並不是淘汰對手第一次晉級西部決賽,而是他證明了自己對完美的新的定義:不必為了合理而合理,在某些條件下,他可以為了球隊而自私,可以把一些比賽變成「我的」而不是「我們的」比賽。只有做出了正確的判斷和選擇,才能達到真正的完美,就像他在這場比賽中呈現的那樣——

41分10助攻,季後賽生涯得分新高;自1989年的喬丹之後,第一位在晉級戰中打出40分10助攻的球員;1989年的那場比賽,喬丹在得到40分10助攻的同時還有6個失誤,而保羅本場比賽的失誤數,為0。


本文來源:http://baijiahao.baidu.com/s?id=1599972116853335279




Tag:
本文鏈接:http://www.health852.com/1236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