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好的融資組合有助於消除人們對中國參與非洲事務的誤解


  塞拉利昂政府最近以“不經濟”建設為由宣布取消中國資助的馬馬瑪國際機場項目。一些西方媒體利用這一機會詆毀中非發展合作,稱塞拉利昂事件開創了一個先例,可能導致更多非洲國家重新審視與中國的合作。

  然而,傳統的西方敘事不能掩蓋事實真相,因為這不是中非合作中第一次發生這樣的事件。如果是這樣,它隻會指向西方主導的全球治理體係中的另一個“公開陰謀”。

  顯然,它不願意取消機場項目,但它必須這樣做,以滿足根據世界銀行和貨幣基金組織的債務評估提出的要求。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世界銀行共同製定了“交叉違約條款”,以約束受援國。當成員國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申請貸款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要求潛在借款人首先或同時申請世界銀行貸款。借款人還應遵守世界銀行貸款協議中規定的貸款要求。在這些“交叉違約條款”中,“外債警戒線”是一個重要指標。

  由於全球金融危機和反全球化倡議,發達國家提供援助的能力和政治意願下降,使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成為非洲國家的重要外部資金來源。因此,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繼續使用“外債警戒線”對非洲受援國施加壓力。

  中國也感受到了壓力。世界銀行(World Bank)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直接批評中國對非洲的貸款,並表示這將使非洲陷入債務危機。隨著中國對非洲優惠貸款的擴大,非洲大陸各國都表達了擔憂。例如,贊比亞金融官員表示,贊比亞擔心未來會接受中國提供的優惠貸款,因為世界銀行(World Bank)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已告知贊比亞,該國已達到債務上限,如果繼續借款,可能麵臨懲罰。

  顯然,西方利用其在全球治理中的主導地位製定規則,並限製了發展中國家和新興捐助者的規則。為了抑製新興捐助者,西方選擇犧牲發展中國家的發展,用“外債警戒線”威脅他們,把他們置於道德風險的境地。

  作為非洲最貧窮的國家之一,塞拉利昂無疑沒有與西方討價還價的能力,必須屈服於國際壓力,以減緩其相互關聯的發展進程。

  除了承認塞拉利昂案件的性質外,中國還應繼續改進其發展援助管理模式。

  東道國的風險分析和評估涉及國內政治、外交和經濟因素,這些決策不能簡單地基於中國企業的貸款申請。因此,東道國政府、中國大使館和政策性銀行應協調進行綜合評估。

  中國說得少,做得多,這導致了受援國人民的誤解。中國應加強與東道國締約方、非政府組織和社區成員的溝通和磋商,以提高對項目的認識,避免因權力變化而導致項目中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