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體來說,美國減稅可以重組全球產業


  雖然關稅和貿易戰被視為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向全世界施加壓力以履行“使美國再次偉大”的承諾的一種極端手段,但這引發了一個更大的問題。作為美國30年來最大的稅法改革,他的減稅會產生“虹吸效應”,吸引工業和資本進入美國,並重組全球經濟資源配置嗎?

  在“美國第一”政策下,稅收改革是特朗普政府加強美國在世界上的主導地位的核心措施。高稅率和複雜的稅收製度長期以來一直是美國公司競爭力和國內商業環境的主要製約因素。

  因此,在尋求涉及貿易保護和移民限製的其他政策的同時,美國打算通過大幅減稅、區域稅收製度和一次性視覺退稅來增強其在國際競爭中的相對優勢。從而將製造業和資本帶回美國。

  從短期來看,這些措施有望促進美國的經濟增長和就業。從中長期來看,它們可以通過控製全球產業鏈和國際分工,幫助美國重新獲得競爭力。

  根據德勤2016年全球製造業競爭力指數,2016年中國仍是最具競爭力的製造業國家。德勤指出,研發支出、巨大的消費者需求、強勁的原材料供應和具有競爭力的基礎設施。

  然而,美國的稅收改革可能會重塑美國、德國和日本的產業鏈分布,而不是對中國產生重大影響。

  此外,其他國家可能有削減稅收的動機。英國企業稅率目前為19%,計劃到2020年降至17%。法國、日本和印度也製定或實施了減稅措施,顯示出對製造成本、貿易全球化和稅收的競爭日益激烈。

  特朗普當選總統以來所采取的措施表明,經濟民族主義明顯抬頭。因此,稅收改革的目的是促進製造業和資本的回歸,類似於通過限製進口、實施單方麵貿易製裁、違反多邊國際規則和重新談判貿易協定來保護國內製造業的措施。

  美國稅法中的許多詳細條款違反了多邊自由貿易體係的原則,對國際經濟貿易體係和全球稅收治理框架構成了重大挑戰。例如,一項規定對公司向海外附屬公司支付的款項征收20%的稅。

  稅收改革還包括一項新規定,即對外國衍生無形收益的扣減,允許美國公司減少對其他國家的知識產權或服務出口的稅收。歐盟認為,根據世貿組織“補貼和反補貼措施協定”,新條款構成了對補貼的禁止。

  與此同時,FDII稅采用了專利箱,規定了13%的特別稅率。1%的外國知識產權收入,這將大大提高美國高科技公司的競爭力。

  長期以來,蘋果、穀歌和高通等美國公司在從公共資助的研究中獲得巨額利潤後,將大部分利潤存放在國外。新的稅收安排旨在鼓勵美國公司在美國保留知識產權(IPR)。

  中美之間的貿易爭端加劇了這一局麵,尤其是在美國對2,0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產品征收關稅之後。縱觀全球高科技製造產業鏈,美國仍然是設計、研究和開發的中心,其實際製造業在中國、墨西哥和南美洲。勞動力成本和資源的差異極大地促進了目前全球產業鏈的結構,可以預期,由於每個國家的相對優勢,這一結構將穩定並變得更加強大。

  短期內,由於更換成本高,傳統製造業無法通過重塑產業鏈來應對稅收改革帶來的紅利。

  對於美國的高科技跨國公司來說,新稅法下更可行的方法是在其產業鏈中轉移利潤,在美國保留更多利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