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聞|丈夫因病失聰40年,浙江七旬夫妻用紙筆見證愛情路

作者:EmilySarah    發表日期:2018-08-15 06:01:24

(原標題:暖聞|丈夫因病失聰40年,浙江七旬夫妻用紙筆見證愛情路)

夫妻交流的痕跡 本文圖均為 中新網 圖

世界上有千百種愛,對於浙江省海寧市的周友芳和沈勤民這對夫妻來說,有一種愛叫做把柴米油鹽寫在紙上。

40年前,丈夫周友芳因生活重擔導致失聰,從那之後在紙上交流便成為了夫妻兩人的常態。「今天亞平回來吃晚飯」「永金去西安了」……生活中的一點一滴都通過一筆一畫呈現出來。

夫妻兩人在紙上「交流」

如今,14000多個日日夜夜過去後,一支筆,一張紙,已經成為他們生活的一部分。每當秋日的陽光照射進他們的房間裏時,76歲的周友芳和妻子沈勤民在紙上「聊天」的情景,便儼然成為一道見證愛情的美景線。

厄運降臨 卻以堅強麵對

沈勤民第一次見到周友芳,是在1963年的冬天,那是由家中長輩安排的一次相親。害羞的沈勤民隻敢偷偷地打量了周友芳一眼,不敢說話。幾個月後,在介紹人的促成下,沈勤民穿着紅色的嫁衣,一路乘船、坐火車、再換搖船,跨進了周友芳家的大門。

那一年,她21歲,他23歲。

婚後的日子平淡如水,周友芳在集鎮上的加工廠打工,沈勤民在家裏幹農活,雖然清貧卻格外溫馨。光陰倏忽,轉眼到了1976年,隨着三個子女的陸續出生,加上日愈年邁的父母、奶奶,八口之家的重擔全部壓在夫妻倆的肩膀上。白天上班,晚上幹農活,周友芳常常摸黑回家。

夫妻兩人在紙上「交流」

日積月累,周友芳的身體開始發出警報,斷斷續續地發起高燒,但他卻隻字未提。「總以為沒什麽大事,就怕她擔心,也怕少幹一天活,家裏的開支沒着落。」等到真的瞞不住了,周友芳的病情已經非常嚴重:耳朵聽不見了!

心急如焚的沈勤民,輾轉帶着丈夫到上海求醫。然而命運的手還是按下靜音鍵,經確診,周友芳已失去聽覺。那一刻,沈勤民覺得自己的天快塌了。

好在,夫妻倆都是堅強的人。出院沒多久,周友芳又回到了加工廠上班,沈勤民除了顧著家裏的土地和牲畜,還去附近的工廠打工貼補家用。沈勤民說,哭是沒用的,日子還要過,還有一家子要養。好在,他人還在就好。

周友芳和沈勤民夫妻合影

沒有聲音 便以紙筆交流

「涼拌菜22元、糖醋排骨牛肚40元」……在周友芳家的飯桌上,放着一本厚厚的本子,上麵密密麻麻地寫了許多內容,大部分都是沈勤民的筆跡。從周友芳喪失聽覺後,無論是吃藥、吃飯甚至遠方親戚的生活,沈勤民都一一寫在紙上告訴周友芳。每次,周友芳都是坐在她身邊,看完後再口頭回複過去。

到底聊了多少張紙,沈勤民自己也記不清了。她或將它們收進抽屜裏,或散放在家裏的各個角落,還有的已經扔進了紙簍。這些紙條有大有小,有的上麵隻寫了一兩句,有的則寫得滿滿的。

「我是他的耳朵,外麵發生什麽事情,都是我寫了告訴他。」沈勤民穿着一件紫紅色上衣,顯得格外精神,也格外健談。而坐在另一側的周友芳戴着一副老花眼鏡,時而看看紙條,時而插上一兩句話。

夫妻倆沒有因為聽力而交流有礙,反而比一般的夫妻更有默契。有時候,一個眼神、一個手勢,就明白了對方的意圖。「聊天」時,需要眼鏡了,沈勤民就舉起手指圈出兩個圈放在眼睛上;說到拍照片,就擺出相框的姿勢比給他看……

周友芳和沈勤民早期合影

但也有苦悶的時候。「我們那一代文化程度都不太高,有些話說的出來,卻寫不出來。」夫妻倆時不時會遇到這樣的情況,周友芳往往隻能幹着急。「後來,他慢慢學會一點看口型猜字,再加上我的手勢比劃,現在這樣的情況,少多了。」沈勤民對丈夫的讚許溢於言表。

如今,周友芳一家已經搬進新農村集聚點,老倆口也四代同堂、兒孫繞膝。「我的老伴真的很好,除了有時候囉嗦了點。」周友芳笑着看了妻子一眼,然後又補充了一句「不過反正我也聽不見,她開心就好了」。

(原標題:《40年相濡以沫 浙江海寧七旬夫妻用紙筆見證愛情路》)


本文來源:http://news.163.com/17/1101/17/D26465OB000187VE.html




Tag:
本文鏈接:http://www.health852.com/333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