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裏的人 最早向海洋要“田”

作者:Cherry    發表日期:2017-11-06 14:00:12

傳統中華文明的主體,是農耕文明。中國古人將海洋養殖稱為“耕海”或“以海為田”,體現的正是這種文明的特點。古代中國是世界海洋養殖起源最早的地區之一,目前也仍保有著世界領先的海洋養殖規模。同時,古代中國還很早就發展出圍海造田及製海鹽技術。包括今廣東一帶在內的南海先民,是最早向海洋要“田”的人之一。

大約在商代 廣東海產就進獻中原

學者司徒尚紀指出,由於包括廣東在內的南海幾省區海岸原始地形彎曲陡峻、深邃,河流大多獨流入海,含沙量和輸沙量都很小,外來沿岸流的含沙量同樣不多,加上潮汐弱,沉積泥沙數量有限,淤泥質灘塗麵積不大。所以灘塗養殖顯得尤為珍貴,特別受到人們的重視。

司徒尚紀指出,早在沿海新石器時代貝丘遺址中,就有大量蜆、文蛤、牡蠣、蚶、麗蚌、螺、魚類、兩棲類等遺骨遺骸。據說商代時由名臣伊尹製定的《四方獻令》中,就有以南海的海產品貢獻中原的規定。河南安陽殷墟婦好墓中,就有產自我國南海等地的紅螺、海貝作為貨幣,可見南海海產品已經進入中原。廣州西漢南越王趙眜的墓中,出土的海產品遺物就更多了,比如青蚶、楔形斧蛤、龜足、耳螺、筍殼螺等。

唐代有個文人叫劉恂,寫了一本書叫《嶺表誌異》,其中就記載了野生蠔采集利用的情況:“其初生海邊,如拳石,四麵漸長,有高一二丈者,巉岩如山。”宋代人工養蠔已經很普遍,出現了專業戶和專門的蠔田。

據學者吳建新的說法,珠江三角洲蠔類養殖的最早記錄,一般都引用據傳為宋詩的《食蠔詩》:“薄宦遊海鄉,雅聞靖康蠔……掇石種其間,衝激恣風濤。”詩中描述了作者親至“海鄉”,品嚐著名的靖康蠔,以及養蠔、煮蠔、吃蠔的情況。其中的“靖康”,大致相當於今東莞西部珠江口一帶及廣州番禺龍穴島周圍。此處多海市蜃樓,為曆史上東莞八景之一。古靖康位於鹹淡水交界處,在劉宋(南朝)沈懷遠的《南越誌》裏,就已很有名了。元代這一帶的蠔已經成為大宗商品,且已經被納入官府的稅源範圍。這種蓬勃繁榮的養蠔生意,傳衍至今。同樣依托於灘塗養殖的,還有蜆、薄殼、海粉絲的養殖等,大致出現於明清時期。

海洋養殖中經濟利益最高的當屬珍珠。早期珍珠采集主要以天然為主。唐代,在廣西合浦一帶出現人工養珠。南朝劉宋政權對養珠特別重視,設立了專門的監督機構“媚川都”,配置數千兵員。珍珠長期成為耕種南海最豐厚的回報之一。

珠江口海麵的魚排

明清時期開始海水養魚 蝦蟹養殖是最好的副業

明清時期,珠江口地區開始出現了早期的港塭養魚。屈大均就寫道:“買陂塘,水通珠海,香螺紅蟹,多有江瑤,瑣結膏滑,不向老漁分取,秋漲後,魚大上,黃花白飯同鬥,纖鱗巨口……”以上各種海產,都產於魚可乘潮而入的陂塘,也即在海邊以堤圍圈築,由低沙田改造而成的魚塭。

吳建新指出,珠江口的低沙田,成田的早期階段地勢低下,經常受海水浸泛,魚、蝦、蟹、貝類可乘機而入,“其利頗饒”。這種沙田種稻往往無利可圖,通常被改造成為蠔田或者魚塭。屈大均在《廣東新語》裏麵寫,“廣州邊海諸縣,皆有沙田……七八月時耕者複往沙田塞水,或塞篊箔,臘其魚、蝦、蟮、蛤、螺、蟶之屬以歸,蓋有不可勝食者矣。”

上世紀二三十年代,魚類以潮汕沿海的鯔魚養殖為最。馬鎮平《廣東漁業概況》記載:“每年冬季,由南澳縣之青澳以西至汕頭港口,鯔魚之稚魚孵化甚眾,沿海魚戶撈取蓄養池塭中,其肉味之香美,不亞於台灣之香魚。”當時間僅潮陽縣,魚塭就至少有26處之多,出產烏魚、尖頭、斑豬、黃鱨、村針等雜魚。不過這些魚塭“無飼養之勞,不過時經海水流通而已”,是粗放式的養殖。但當時的蝦類養殖已經有投放以飯和糖混合的飼料了,也有人把小蝦切碎投放。

膏蟹和肉蟹的飼養在潮汕沿海也很盛行。養殖戶在塭塘裏圍上木柵欄,等到秋季蟹肥,就上市銷售,獲利不小。吳建新指出,根據有關記載,珠江口的青蟹養殖是投放飼料催肥的,如東莞太平一帶養青蟹的養殖戶,掘田為基,用竹竿密圍,每年春天從廣州、汕頭、澳門等地買回瘦蟹,放在塘中,灌以海水養殖,以生蜆為飼料,分膏蟹和肉蟹,膏蟹育成需一年多,肉蟹一年可以收六次。這被認為是當時農家最好的副業。

在堆積如山的蠔殼上整理網袋的漁民。

圍墾與煮鹽

海洋對人類的無私賦予

向海洋要田的另一種方法,是圍墾農業。

廣東沿海居民圍墾曆史悠久,司徒尚紀言,自宋代以來既有大規模圍墾造田之舉。明人追憶宋代李岩在東莞築堤圍堰情景有詩曰:“獲得鹹田千萬頃,至今村落慶年豐。”明清沿海灘塗圍墾達到高潮。在珠江三角洲前緣圍墾而得的土地,統稱為沙田,不僅用於種植糧食作物,也用於種植經濟作物。明清珠江三角洲發達的商品性農業,如桑基、蔗基、果基魚塘等,與圍墾沙田關係至密。據統計,1934年廣東沙田約為250萬畝,占全省耕地麵積的10%左右。

在沿海一些地窄人稠的地區,圍墾沙田是向海洋要地的重要手段。如澄海縣,1563年初建縣時有土地215354畝,到1632年增加到264812畝,平均每年增地716.78畝,比韓江三角洲灘塗自然堆積速度快6.1~16.3倍。雷州半島從宋代開始圍墾,海康一帶新增萬頃良田,被稱為雷州糧倉。明清時雷州沿海灘塗與內地沼澤一樣廣種蒲草,用其生產的草包、草席等手工業產品,銷路廣泛,種植戶大獲其利,“致富者不知凡幾”。

除了圍墾農業之外,“圈海”的又一大利在於製鹽。有一種說法,廣州古名“番禺”即來自越語“鹽村”之意。唐代製鹵技術已經完全定型,劉恂在《嶺表誌異》中說:“廣人煮海……鹹鹵淋在坑內,伺候潮退,以火炬照(此處應指烘烤)之……頃刻而就。”這是至今所見關於南海海水製鹽的最早文字記錄。今香港在唐代曾是一個重要的煮鹽中心,考古工作者近年曾發現了過百處唐代以前的煮鹽遺址。唐後期海鹽生產中心逐漸由北向南轉移,今南海各省區成為海鹽產量最大的區域之一。北宋開始改煮鹵成鹽為曬鹵成鹽,生產規模更加擴大。1133年,廣州鹽倉每年繳稅三十萬貫以上,潮州十萬貫以上,惠州五萬貫以上,南恩州(今陽江)三萬貫以上,所謂“今日財賦,鬻海之利居其半”,也就是說鹽稅占了南宋財稅收入的半數左右。

明清時期,海鹽生產才完全由曬沙土淋濾製鹵改為海水製鹵,和近現代海鹽生產方法已經相當類似。這種方法不僅簡便,而且大大提高了海鹽產量,是海鹽生產的一次革命性變化,工藝沿用至今。

舊時嶺南一帶生產的海鹽,大多先集中在廣州、潮州、惠州、南恩州幾個大的集散中心,再轉銷各地,其中廣州又是最重要的。鹽業本少利厚,對國家財富的積累做出了巨大貢獻。


本文來源:http://mini.eastday.com/mobile/171106130818020.html




Tag:
本文鏈接:http://www.health852.com/372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