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拐走僱主兒子養26年 兒子拒絕尋親:怕養母坐牢

作者:Barbie    發表日期:2018-09-29 10:05:15

兒子的照片很少,何某拿出他僅有的自拍照給記者看。

11日,慢新聞—重慶晚報獨家首發《拐走主人兒子當親生養了26年保姆贖罪:找到他親生父母,我就去坐牢》報道後,引起全國關注。13日最新消息:重慶警方目前已介入調查此事。

據慢新聞—重慶晚報記者了解,因為一些線索難以證實,事實真相到底如何,目前還是一團迷霧,尚有諸多疑問待解。

親友詢問她拒絕承認

12日,慢新聞—重慶晚報記者奔赴位於四川省南充市市區的何某家。日前,何某與慢新聞—重慶晚報記者聯係,自稱1992年在重慶解放碑附近一戶人家當保姆,拐走主人家一歲多大的男孩,當親生兒子養了26年。如今為了贖罪,她要為兒子找到親生父母,哪怕坐牢都願意。

"我今後出門啷個辦?見到熟人隻能低頭走。"女兒數落何某,通過媒體替哥哥尋親生父母,「把事情搞得這麽大」。何某說,女兒是家中唯一知道她為兒子找親生父母的人。

何某沒做任何解釋,出門上了前往兒子新房的公交車。

在新家,她癱坐沙發上。電話鈴聲響起,響了很久,她才按下接聽鍵。電話那頭是她要好的朋友,關心地問:「新聞裏說的那個當保姆拐走娃娃的女人是不是你?裏麵還登了你照片。"新聞都是假的,你看照片根本不是我。"何某連"拜拜"都沒講,就慌忙掛斷電話。

直到傍晚,她先後接了10多個電話。70多歲的母親也打電話來問:新聞裏說拐娃娃的人,到底是不是你? "我沒有上新聞,網上的都是假的。我現在好得很,你要多注意身體。"她回答。記者問她為什麽又撒謊?她說心疼母親身體多病。

20時許,何某在廣東打工的兒子打來了電話。當時他還不知道母親替他尋找親生父母的事上了新聞。他報平安,說收工了,正準備去吃晚飯,"媽媽,你要保重身體!"

"要得,乖乖!"何某有了笑容。

是時,慢新聞—重慶晚報記者接到重慶同事打來的電話,稱重慶熱心讀者何女士提供了一條線索。慢新聞—重慶晚報記者將此信息告知何某,她當即決定:連夜去重慶。

1月12日,南充街頭。何某希望有兒子親生父母的消息。

兒子不想找:怕我媽坐牢

深夜,何某到達重慶,找了家賓館,匆匆安頓下來。

13日上午9時許,何某與慢新聞—重慶晚報碰頭。她說早上6時許兒子從廣東打來電話問她,「媽媽你是不是在重慶?你快回去,我們不找了。」

此前,慢新聞—重慶晚報記者也接到何某兒子電話,「沒有確切線索就算了,我不想找(親生父母)了」。何某兒子說:「我看了報道,我很害怕,一旦找到了,這個案子就有結論了,我怕我媽媽坐牢。我媽媽不是假的,是真的,對我很好。我初中輟學是我自己不肯讀書了,我媽媽給我請家教、送我去寄宿學校,我都不願意讀;我媽媽還給我買了房子,做了她能做的一切,我真的不想她坐牢。」

慢新聞—重慶晚報記者將這些話轉述給何某,她流下眼淚。淚水掛眼角,她迅速拿手背抹幹。但她堅持要給兒子找到親生父母,「他還小,事情又太突然了,內心不能接受……我慢慢來做他的思想工作。」

媒體報道了,反響這麽大,為什麽有價值的線索卻很少?何某對此很疑惑。「真的沒看到報道嗎?還是怕我們給你們(親生父母)增添負擔?我保證我沒有任何其他目的,就是想贖罪。找到了我給你們道歉。你們放心,兒子我養了26年,身體健康,我給他買了房子……如果你們後來各自有了新的家庭,可以偷偷來認親,我們絕不破壞你們現在的生活。」

1月13日,重慶市渝中區解放碑附近,透過車窗看着街頭,何某回憶不起地點細節。

重慶警方已介入調查

13日中午,在何某要求下,慢新聞—重慶晚報記者帶着她來到何女士提供線索的事發地。時隔26年,線索中所說的大院子早就拆了,何某說,「我實在是記不住了。」

目前,重慶警方已介入調查。重慶市公安局刑偵總隊打拐支隊副支隊長樊勁鬆表示:警方高度重視,正在調查,12日就已經將案情發到渝中區每一個派出所所長的手機上,派出所所長再將案情發到本所每一個警察的手機上,包括已經退休的老民警,也要聯係、了解當年的情況。截至發稿,警方沒有透露更多相關信息。

同時,重慶警方通過慢新聞—重慶晚報向市民喊話:早年丟過孩子,DNA沒有入中國失蹤人口檔案庫的,請盡快前往轄區派出所採血,DNA入中國失蹤人口檔案庫後,可以通過DNA比對尋親。

1月13日中午,何某走進渝中區刑事偵查支隊,接受警方調查。

事情真相到底如何?五大疑問待解

疑點1:為何有個高度相似的案子?

慢新聞—重慶晚報記者接到一條線索,市民何女士來電稱:「我知道一個案子跟你們這次報道的新聞太像了,**路(保護當事人私隱,隱去地址)以前有一戶人家,女主人是醫院的,男主人是部隊的,他們家也有一個男孩兒,1歲多被保姆拐走。保姆也是男主人在南紀門勞務市場找到的,當時保姆持一張假身份證,這戶人家也有一個外婆住在一條街之外。丟了孩子,媽媽每天哭,好慘,我們看着都心疼。」

何女士介紹,三五年之後,這個丟了的男孩兒找到了,案子破了,據說還做了DNA鑒定。「不過蹊蹺的是,兩件事的很多細節又都對得上。」

按照線索人提供的案發地,慢新聞—重慶晚報記者找到了線索人說的外婆。外婆說,「當年確實女兒在醫院、女婿在部隊,我每天下午要去給孩子送牛奶。保姆也是在南紀門勞務市場找的,她的假身份證是忠縣的,假名字叫羅宣菊(音)。但是我們的孩子後來找到了。」

慢新聞—重慶晚報記者拿出何某的照片給這位外婆辨認,她用放大鏡看了兩分鍾說,「我實在是記不住了。」外婆的女兒拒絕見麵,「二十幾年過去了,我的孩子早就找到了,我不想再提這件事。」慢新聞—重慶晚報記者又把保姆的照片通過網絡發送給她看,她也回複:「記不住了。」

何某提供的信息跟何女士提供的信息,確實有吻合的地方,「男的好像是當兵的,我聽外婆抱怨過『他們當兵的工作忙得很』,女的好像是醫生或者護士,因為我存心要拐走孩子,所以想多跟她打聽一些孩子的情況,她把我打斷『莫說了,你做你的事情,我們醫院也忙得很』。」不過,何某說,她當年用的假身份證是涪陵的,不是忠縣的,假名字記不住了。

1月13日何某來到何女士提供線索的地址附近。線索中所說的院子已拆遷,沒有有價值信息

疑點2:保姆有沒有同夥?

記者:以做保姆的便利條件拐走孩子,是你一個人做的嗎?有沒有同夥?

何某:沒有同夥,是我一個人做的。

記者:你知不知道你們村有沒有其他人也做了類似的事?

何某:不知道。

關於這一點,何某的前夫曾說,「是她自己去重慶拐的,拐回來才告訴我。」

疑點3:孩子是不是在重慶拐的?

記者:26年過去了,你確定是從重慶解放碑一帶拐走孩子的嗎?有沒有可能不是重慶?

何某:肯定是在重慶。我從解放碑2路車總站出發,一路打聽,走到南紀門勞務市場。在那裏找到保姆的工作,跟着男主人出來,坐上一路公交車,隻坐了兩三站地,好像又回到了解放碑。拐走孩子,我在菜園壩長途汽車站坐的大巴車,直接回南充。

疑點4:是不是為了炒作?

記者:這個事件你是不是為了炒作?

何某:炒作是什麽?

記者:有沒有其他人教你什麽?

何某:沒有。就是我一個人做的。

疑點5:為何時隔26年後才自首?

記者:你為什麽選擇在26年之後選擇說出這件事?

何某:因為我看了一檔電視節目——《寶貝回家》,講的是一位七八十歲的老母親,一輩子都在找四五十年前丟失的孩子,滿頭白發了還在找。我很受觸動,想起自己做的事也害了一個媽媽,也許這個媽媽找了26年還在找,我覺得自己不是人,作孽。其實,我心裏一直都愧疚,害怕自己遭報應,早就想自首,又怕坐牢,所以一直拖着。現在我48歲了,也想明白了,我去自首,該伏法就伏法。

1992年四五月份小孩被保姆從解放碑拐走……

線索一:解放碑

何某說,1992年五六月份來重慶,在南紀門勞務市場應聘保姆時遇到男僱主,男僱主帶她坐了一趟公交車,大約兩三站地就到了,好像到了解放碑。

線索二:大院子、綠色大門

何某介紹,男僱主帶何某回家,這戶人家住在一個大院子裏,高高的門檻,綠色的大門。

線索三:部隊,醫院

男僱主可能在部隊工作,女僱主可能在醫院工作。

線索四:「夢生」

何某稱,下午五六點鍾,會來一個老太太,給孩子餵飯,餵完飯就走,應該是孩子的外婆,她曾經聽過外婆喚「夢生(音)吃飯了」,夢生應該就是孩子的乳名。

外婆帶何某認過門,外婆家跟大院子就隔着一條街,是一棟兩層樓的樓房,外婆住二樓,她的那間屋子可以望到江。

線索五:黑色皮鞋

13日,何某補充了一條線索,她說,「她走的時候穿走了女主人的黑色皮鞋,我的腳跟她的腳一樣大,好像還把自己的一雙塑料涼鞋留在了她家。」


本文來源:http://gz.news.163.com/18/0114/16/D84G8R9804108DGB.html




Tag:
本文鏈接:http://www.health852.com/693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