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企業經營管理是有時代性的

    17526854798224294200

    企業經營管理是有時代性的

    日本的企業管理者卻對中國的觀看者說,我們是向大家學的。大家中國有一個鞍鋼憲法學,在其中有一個“兩參一改三結合”,大家有些東西就從這兒學來的...提高生產效率,降低成本成本費,這根本不需要什么泰羅制這類把職工作為奴仆的作法,相比來講,鞍鋼憲法學不清楚要高超幾倍。

    多年前,在我第一次接觸到公司管理的書籍時,所看見的所說實例便是美國的智能活動管理工具泰羅制。對這一泰羅制,看了以後,覺得非常地令人震驚。這類所說管理方案徹底是拿資本主義生產中的職工作為設備一樣,把職工勞動時間測算得信口開河,不論是多久的勞動時間,這類泰羅制都規定把員工的工作時間卡得越緊越好,能讓職工喘氣的時長越少越好。這類規章制度美其名為加強管理,實際上就是對工作人員的抓緊榨取。

    最少從這一實例看來,所說的企業管理學也不是哪些超階級的科學合理,它仍然是為一定的階層權益服務企業寬頻電話項目的物品。因而,原以為,有借口對所說管理學明確提出一定的懷疑。這類所說企業管理學確實全是科學合理的嗎?確實全是如數學物理一樣,全是超階級的嗎?最少從泰羅制的例子看來,並不是這樣。

    所說企業經營管理,許多管理措施全是對於一線工人的。有的管理措施看起來好像很認真細致,但無一不是對職工十分的榨取。

    在供應鏈管理中,除開企業生產管理以外,也有質量控制,財務會計、市場營銷管理、技術水平的管理、設備維護等,這種管理方法行業看起來,好像並不是立即對於一線生產工人的,但他們與企業生產管理結合在一起,歸根結底全是為相對剩餘價值的制造和占據服務項目的。

    八十年代,大家有一些人在日本參觀考察別人的企業生產。參觀考察的我們好像對日本的嚴格要求特別商業訊息感興趣,自然便會覺得,中國應當用心向日本學習培訓。但是,日本的企業管理者卻對中國的觀看者說,我們是向大家學的。大家中國有一個鞍鋼憲法學,在其中有一個“兩參一改三結合”,大家有些東西就從這兒學來的。

    可能那時候到場的中國人都是會覺得一愣。這種人群中,歲數大一點的,很有可能還聽說過鞍鋼憲法學,而年青一點的,很有可能聽也沒有聽說過。對啊,我們自己的好產品,通過這些年,很多人早已很冷漠了,有的早已徹底遺忘了。也只需是歐美的,只需是資產階級資本主義國家的,就一定是好的,一定是最科學合理的。

    最少在新中國的前三十年,沒人搞過什么泰羅制。我還記得讀過一本艾蕪描繪工業化生產的小說集,標題為《百煉成鋼》。那就是敘述東北鋼鐵生產行業中的小故事,雖然沒有說破,但其實是指的鞍山鋼鐵公司。這裏面有許多篇數,全是在描繪鋼鐵生產職工怎樣發揮自己的主動性和能動性,來降低煉鐵的時長。

  •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