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什麼靶向藥物一代藥基因檢查可以吃,抗藥後再做三代藥的基因檢測

    17526854798224294200

    為什麼靶向藥物一代藥基因檢查可以吃,抗藥後再做三代藥的基因檢測

    肝癌診斷案例中,有八成半屬於肺腺癌,王寶鍔醫生表示之中大概一半屬EGFR基因基因變異。傳統式只能依靠放化療和體控電療,但放化療或會影響到胃腸體細胞、頭髮毛囊、造血細胞等;目前幾代人標靶藥品已問世,關鍵影響腫瘤細胞上的生長發育特殊分子結構,因為對別的體細胞的干擾較小,發生明顯不良反應的風險性較低。現階段,標靶藥品用以一線已變成末期患者的規範治療方案。

    有中國香港臨床醫學腦外科醫師強調,第三代標靶藥臨床醫學上,大部分患者應用第一和第二代EGFR標靶藥的時候會發生T790M耐藥性,但第三代標靶藥物所對於的抑止點與第一代及第二代不一樣,既能抑制腫瘤細胞生長發育、對於T790M耐藥性體細胞、治療肺癌腦蔓延,不良反應亦較少。那麼患者病況進度至哪些程度可逐漸應用第三代標靶藥品?

    實際上,最滿意的醫治順序是掌握「金子機遇」,將全新、功效不錯的醫治放於第一線治療,以最牛幅度打壓腫瘤細胞,儘早抑止惡性腫瘤。現階段,第三代EGFR肝癌標靶藥已獲香港衛生署准許用以第一線醫治,依據全新調查報告具體內容,第三代標靶藥的總體生存期平均數達38.6個月,較傳統式標靶藥增加了6.8個月;無惡變生存期亦較優異,第三代與傳統式標靶藥的無惡變生存期分別是18.9個月和10.2個月。
    自然,患者在診治操作過程中的衣食住行品質十分關鍵,也是醫師決策治療方案時的一大考慮到,醫治成果和不良反應中間只需做到均衡,便可助患者保持一定日常生活品質。即使肝癌患者大多數診斷時已屆末期,但第三代標靶藥品為患者產生不良反應較少的長期性病況操縱,患者自可保持其日常生活、社交媒體、工作中,達致心靈成長身心健康。

  •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