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穿秦嶺 半日川陝還(經濟聚焦)

作者:Ann    發表日期:2017-12-07 14:12:02

(原標題:一線穿秦嶺 半日川陝還(經濟聚焦))

“D4251次司機,旅客上下完畢,關閉車門。”12月6日上午8時22分,伴隨著列車長一聲指示,西成高鐵西安出發首趟動車組列車D4251次緩緩駛出西安北站,滿載1200餘名旅客駛往成都東站,至此西成高鐵正式全線運營。

西成高鐵不僅是中國首條穿越祖國南北分界線秦嶺山脈連接西南、西北地區的高速鐵路,更是首條實現4G信號全覆蓋的山區高鐵。

如今,成都至西安最短旅行時間將從目前的11小時壓縮到約4小時,重慶至西安最短旅行時間將從目前的9小時壓縮到約5小時。“蜀道從此不再難”。

熊貓握手兵馬俑,美景美食兩不誤

據了解,西安至成都高鐵自陝西省西安市引出,設西安北、阿房宮、鄠邑、佛坪、洋縣西、城固北、漢中、寧強南、朝天、廣元、劍門關、青川、江油北、江油等14個車站,全長658公裏,運營時速250公裏。

“我在西安工作,身邊的朋友心心念念到成都看熊貓、吃火鍋已經很久了,據說首趟車的票不到5分鍾就賣完了,幸好我搶到了,先給大家探探路。”乘坐首趟動車的西安市民唐靜興奮溢於言表,感覺像中了彩票一樣。

據了解,開通初期,鐵路部門將安排成都東、重慶北至西安北直通動車組列車9對,其中開行成都東至西安北動車組列車7對,重慶北至西安北動車組列車2對。

9時11分,從成都東站首發的動車D4252次準時駛入德陽站。“去年國慶,成都德陽同城動車公交化開通運行,我告別自駕,每天坐動車來往兩地。西成高鐵開通後,成德兩地的動車更加公交化,我每天可以往返兩地好多次,感覺就像在同一座城市坐地鐵。”德陽市民蘭天浩告訴記者,進入高鐵時代,像他這樣“家在德陽,工作在成都”的人會越來越多。

陝西省社會科學院研究員張寶通介紹,西成高鐵突破了秦嶺屏障,整合了“西北龍頭”和“西南龍頭”,將西安、成都、重慶這三個西部的中心城市連成一個“西三角”。

爬坡穿隧過險阻,4G信號隨手連

西成高鐵穿越秦嶺時,隧道占比高達95%,在秦嶺山脈中超過10公裏的特長隧道就有7座,形成了長達134公裏的隧道群,隧道群規模為全國之最。

“從清涼山隧道開始一路上坡,采用25 的大坡度設計穿越秦嶺,長達45公裏的連續長大坡道直接落差1100米,為全國之最、世界罕見。”西南交通大學綜合交通運輸智能化國家地方聯合工程實驗室主任彭其淵說。

“這條線路坡陡洞多。”擔任成都到西安方向列車首發任務、駕齡超過20年的司機唐建說,“西成高鐵四川段的坡度達到了20 ,也就是說一公裏要爬20米,按3米的層高計算,大約有6層樓高,而坡長則達到了5.4公裏,這個特點給駕駛帶來了難度。坐在駕駛室裏,那種爬坡的感覺十分明顯;但是坐在客室裏,這種感覺完全沒有,就像是在平地上行駛一樣。”

中國鐵路成都局集團有限公司成都動車段技術科技術專職江承武解釋說:“西成高鐵使用的CRH3A型和諧號動車組,其牽引力較普通動車組大。在滿載狀態下,可保證動車組在25 的坡道上靜止和啟動不溜車,實現坡停、坡啟。”

“天華山隧道,全長15000多米,是西成高鐵全線最長的隧道。”火車在隧道中穿行,攝影愛好者張辰銘實時配圖發了一條朋友圈。“從西安出發到現在,手機一直都有4G信號,發朋友圈、看視頻都很快。”張辰銘說,“7月份寶蘭高鐵開通的時候,我也體驗了一番,基本上隻有到站台了,手機才有信號。”

中國鐵塔陝西公司副總經理王保介紹,為了滿足旅客在乘坐高鐵途中的通信需求,西成高鐵全線裝設了2G、3G及4G信號設備,並在隧道內采用了先進的無線信號釋放技術,實現了“高鐵通、信號通”。

此外,鐵路部門還在工程設計、施工中采用一係列嚴格的自然保護措施,最大限度保護了大熊貓、金絲猴、朱鹮、羚牛等野生動物棲息地,打造了一條綠色環保、人與自然和諧共處的高鐵。“這是一條滿足建設 美麗中國 要求的 綠色高鐵 。”中國鐵路總公司有關部門負責人說。

串起沿線“珍珠”鏈,奏響西部新樂章

曾經受限於交通,秦嶺以南距離西安隻有200多公裏的漢中平原物產豐富,卻難以融入關中平原經濟區;四川北端距離成都、重慶約300公裏的廣元“雞鳴三省”,也難以享受成渝城市群的發展紅利。

如今,作為國家中長期鐵路網規劃“八縱八橫”高速鐵路主通道中京昆通道的重要組成部分,西成高鐵的全線貫通進一步完善了區域高速鐵路網絡,不僅拓展了關中城市群和成渝城市群的輻射範圍,對於西部地區產業互補和經濟帶動也將產生深遠影響,對於助力鄉村振興戰略和區域協調發展戰略的實施,促進沿線經濟社會發展和民生改善,具有重要意義。

四川大學區域規劃研究所所長鄧玲表示,一方麵,西成高鐵大大縮短四川北上到西安、鄭州、北京等特大城市和經西安到中亞、歐洲的時空距離,帶來資金、信息、人員和文化的快速流通,實現交通基礎設施互聯互通,擴大四川和西南地區對外開放程度。另一方麵,成都和西安分別位於國家西部大開發“十三五”規劃中長江—川藏通道西段、包昆通道和陸橋通道西段、呼南通道“五橫兩縱”的關鍵節點,西成高鐵打通了我國西部陸路交通的動脈,破除了秦嶺這一長期製約西部經濟發展的山地交通障礙,極大提高了西安和成都的區位勢能。

而在彭其淵看來,西成高鐵還擔當著扶貧開發、引導城鎮布局優化等使命。他解釋說,西成高鐵途經的川陝革命老區有著豐富的物產資源和自然、文化旅遊資源,也是國家扶貧開發的重點區域,西成高鐵的開通不僅能促進區域資源開發、經濟發展和產業布局優化,還能使四川、重慶,乃至整個西南地區更廣泛地參與“一帶一路”建設,享受這一曆史機遇帶來的福祉。

作為我國第一條北上出川高鐵,西成高鐵的開通運營,意味著唱吟千年的“蜀道難”已成曆史。昔日木牛流馬翻山越嶺,長路漫漫,而今西成高鐵“洞”穿秦嶺,龍馳古道,成都、重慶、西安三座西部中心城市連點成線,貫通西部南北板塊的“西三角”經濟區,正從概念一步步走向現實,我國西部交通版圖也就此重新繪就。

(原標題:一線穿秦嶺 半日川陝還(經濟聚焦))


本文來源:http://news.163.com/17/1207/03/D51AN7VA00018AOP.html




Tag:
本文鏈接:http://www.health852.com/52810.html